您当前的位置:女性频道  >  今日视点
倪妮如沐春色登《时装L’OFFICIEL》3月封面
2016-02-25 11:24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分享按钮

倪妮《时装L’OFFICIEL》3月刊时尚大片

  中国经济网时尚讯 近日,倪妮受邀出镜《时装L’OFFICIEL》三月封面大片,如置身画中的她明媚婉约,婀娜动人。这是她入行的第四年,在旁人眼里,她变得熟练、从容,至少在拍摄大片时,她擅于调动身姿和眼神,确保摄影师在最快的时间内出片。但另一方面,她经历了一场感情的起和落,也要面对作为“谋女郎”红利的耗尽。她现在是全然的自己,临渊微妙的抉择—把力气花在什么地方,选择什么样的生活。

  完美不值得被关注

  倪妮最近学会了使用打车软件,觉得挺新鲜。她兴致勃勃地告诉闺蜜,换来闺蜜笑话,“这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”。

  出道以来,她被关注、被照料,生活全然不用操心。沉浸在这种生活中,慢慢就觉得一切理当如此,一不留神,“变成了一个零生活能力的幼儿”。但闺蜜的这句话让她开始对大众称羡的明星生活感到警惕,“特别可怕”,她甚至想到,如果灾难来临,“第一批淘汰的可能就是我们这样的人,已经没有社会的那种适应能力”。

  更让人警觉的是“,连生活能力都丧失了,你还演什么角色?”她开始有意识地改变。过去,不开工她就待在家里,吃喝玩睡,不闻世事;现在,她偶尔会给自己安排一些“节目”—逛超市、坐公交,去电影院买好爆米花、可乐、烤肠,晃晃悠悠,独自乐呵。

  她说,“活得自由一些”,这也是过去一年她最常跟人说的一句话。每次发微信祝朋友生日快乐,她总要在后面补上这几个字。

  具体贯彻下来,她减少了交际的频次,也不给自己设立太远大的目标。她在学着重新进食人间烟火,细细剁碎了,拌透了,细嚼慢咽,“我也不想活的六根清静,或者说任何事情我都想得很明白,很通透”,保留一点生而为人的乐趣,多好。

  她知道自己有缺点,或者用她自己的话讲—“劣根性”,“我从小就性格比较拧,大人说不能做的事,我总是觉得为什么不能做,然后就去做了,(结果)就碰得头破血流了。”

  “我不觉得完美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。”她说。到了金碧辉煌的酒店,看到华丽的水晶灯、光洁的大理石台阶,“我不觉得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是美”。她留意的是“这块壁纸破了一角,那张桌子摆得不规则,或者床头灯脱了点漆,就是那种有年代感,看上去有实际质地的东西”。

  倪妮说过很多次,相比“藏拙”,她更愿意“露拙”。这是一种自信—她不打算为自己打造一尊不坏的蜡像,她必须是鲜活的,不断成熟,又不断衰老,任时间留下印记。她也相信,这种修炼终有一天会反哺她的表演。

  她刚刚拍完《悟空传》,电影改编自今何在红遍网络的同名小说。今何在后来解释,“我心目中的西游,就是人的道路。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的西游路,我们都在向西走,到了西天,大家就虚无了,就同归来处了,所有人都不可避免要奔向那个归宿,你没办法选择,没办法回头,那怎么办呢?你只有在这条路上,尽量走得精彩一些,走得抬头挺胸一些,多经历一些,多想一些,多看一些,去做好你想做的事,最后,你能说,这个世界我来过,我爱过,我战斗过,我不后悔。我很欣慰我们的路还很长,未来还很远。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刻,不是最后的功成名就,而是对未来正充满期待与不安之时。”

  倪妮“不能同意更多”,她享受这种成长中一切待定的模糊性。她从来不去预知,既不算命,也不相信星座,“你一定不能目的性、功利性那么强地去做任何事”。风吹雨打够多,顽石也能点头,这些属于命运的,随机的考验,让她心急如焚,更让她如沐春色。

  这里有两个小片段,我们称之为“倪妮打怪”

  Q:你好像特别喜欢打游戏,你是哪种风格呢?

  A:我属于......比如说我要玩《最终幻想》,我一定是在前面反复练,反复练,练到每个怪都能轻易打死,我是这种。比如说这个怪可能是20级的,那我可能会练到30级、40级,再去打这个怪,然后我就可以一下把这个怪秒了。然后我就再练,可能要到50级、60级,再去打下一个怪,就这样的。我喜欢这种练级,慢慢慢慢级别越来越高,最后打怪秒怪的快感。

  Q:这跟你的工作方法有相似的地方吗?

  A:我觉得这样可能会更自信一些。做任何事情,我都得有十足的信心。有十足的准备的时候,我觉得做起来会更独立一些。就像我表演,我会自己去琢磨对这个角色的大概的想法,然后我要跟导演把这个逻辑理得非常明白,这样我在镜头前就会很自信,(我的)表演就会越细腻。

  (本文系摘编,全文请参见《时装L’OFFICIEL》三月刊)

  摄影:孙郡

  编辑:张晶

  艺人统筹、文字统筹:李森

  采访、文:简简

 [1]  [2]  [3]  [4]  [5下一页
    
[编辑:林沁苑]